阿拉亚是哪儿,阿拉尼在哪

阿拉亚是哪儿,阿拉尼在哪

阿拉亚是哪儿,阿拉尼在哪

方东升撬开了通风管道的栅格,上边积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尘劈头盖脸地“砸”到他头上,如果不是事先戴好了护目镜和作业口罩,方东升恐怕就已经被呛得不能呼吸!

整个人变成了“尘雕”的方东升指指栅格后那个写着“专用管道,非专业检查人员不得开启”的盖子问陈依云:“陈准将您准备好了吗?只要一打开这个盖子,我们就没有回头路了哦!”

小小的避难所这时飘满了尘埃,陈依云下意识地躲到角落里骂道:“你打开前也不说会有这么多尘土掉下来!想坑我啊!”

“呃……你刚才还催着我要快把这栅格打开呢!难道看着上边这么多尘土,就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吗?”虽然心里这么吐槽,但方东升却不敢把这话怼给这位人靓力猛的女侠,他想装怂装到底,干脆缩头缩脑地给陈依云道歉:“啊!这事是我没想好,给陈准将您添麻烦了!下次我一定多注意!多注意!陈准将请海涵!”

陈依云看到方东升这般怂样,冷哼了一声后就不再深究,她把那个N95端口接到手腕接口上,把身上的披风将自己的身体上下包裹起来,然后往端口上按了几下,裹着她的半透明披风快速自动收束并转变颜色,转眼间就变成一件紧紧包裹着她的灰青色紧身衣,将她本就玲珑浮凸的身材勾画得更为突出。

方东升看着眼前美景,脸上不由又一阵发烧,又生怕自己露出什么异样神色让这位“女侠”见到而惹来狂风暴雨般的“观音神掌”,他慌忙低下头岔开话题:“这件披风真是太帅了!我看除了这个‘变身’功能之外,应该还有很多用法吧!就算是‘舰队’用来展示新技术的防务展上也没公布过这东西!”

陈依云拍拍身上这件宝贝露出骄傲的笑容:“这披风是结合了纳米科技和先民的‘幻变魔法’所制作出来的‘混魔披风’。因为很难制作,目前整个‘舰队’中目前只有三件,一件分给了我们的一个代号叫‘暗夜’的王牌特工,一件分给了我们叫‘鹰眼’的王牌阻击手,而最后这件则分给了我!而这最后一件因为是最新研制出来的型号,所以比起前两件来还多出了很多功能!除了让你看到的变装功能外,还有基础的隐身、防弹、防火、抗高压……嗯!总之功能多得我也数不过来!”

听到“混魔披风”如此神奇,方东升啧啧称奇,他问道:“这披风这么厉害,那你还戴我的防护口罩不?一会儿进管道里可是满是灰尘,无法正常呼吸的哦!”

刚才还神采飞扬的的陈依云看了看那个管道盖子,脸上的神色马上变得复杂起来,沉吟片刻后无奈地道:“这披风虽然功能众多,却并没有附带口罩的空气过滤功能,看来我回去之后,得让研究院的老家伙们给它加上这个功能才行!”

“既然没有空气过滤,那你还是戴上这个吧!”方东升看着陈依云为难的样子,赶忙从贴近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带电动呼吸器的“高等级防护口罩”递给陈依云:“这口罩是管道维修专用,配有专用呼吸辅助装置,因为造价很高,而且维护管道的需求平时其实很少,就算是作为维护人员的我们,每个人一般也只会带一个在身上保命防身之用,这个其实连我也还没过,但看你这么为难,那我就给你用吧!”

被方东升如此照顾,陈依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每个维护人员也只有一个?还是保命护具?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不能接受!一会儿进了管道,你没有这口罩怎么办?”

方东升摆摆手道:“没关系!一会儿要爬的管道也就三十米左右,我袋子里不是还有些常用防护口罩嘛!效果虽然没这个带电动马达的好,但撑上三十来米问题不大!你就拿去用吧!毕竟你都从来没钻过管道不是?”虽然方东升嘴里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是除了对陈依云感到一些畏惧之外,似乎更多的是有点舍不得眼前这位美女受太大的委屈,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怜香惜玉吧……

陈依云还要推辞,方东升已经戴上常用防护口罩,把手搭上了管道盖子并叫到:“我打开了哦!一!二!”

哐咔声响,更多尘埃掉了下来,陈依云见无法推辞,只好把“高等级防护口罩”戴好。虽然她看方东升的眼光中还带着点戒心,但似乎在眼光中多了一分感谢的情绪。虽说心中感激,但她的锐气还是半分不减:“让我先进去!我的体形比较小,而且除了口罩之外,装备比你齐全得多!就算在前方出了什么问题,也能迅速处理!”

方东升还要多说什么,但陈依云已经三两步走来,一跃而上来,像一只灵猫般钻进了洞口。

方东升暗叹:“这位陈准将不但人美力大!而且动作也敏捷得像只猫一样!这身手可比我们警备队那些自吹自擂的退役老兵厉害得多了!她可不是一个漂亮花瓶!退一万步说……就算她是一只花瓶,也是一只能砸死人的钛金属花瓶!”

两人在狭窄的管道里爬了十数米后到达了一个拐角,并看到了前方拐角处传来的光亮,两人心里都很高兴,因为呆在这狭窄的管道里爬行确实是相当难受的!

不过当领头的陈依云刚转过拐角,发现前方本应还有不到十米的管道突然从中而断!而管道的断口却是整齐完好,那样子就像是一块豆腐被锋利的刀子一刀切开那样!

后边的方东升见陈依去不再前进就问道:“怎么了?这么快就到出口了吗?怎么还不出去呢?”

陈依云回头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同时甩甩手,把一束小小的探针摄像头伸出管道切口外探看,再用另一只手上的终端把前方管道的情况投影给方东升看。

方东升从投影中看到在管道的下方有一小队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用枪指着一队穿着军服的人!从军服的式样和标识上看,这些被枪指着的人不是战斗机驾驶员,就是太空飞梭的驾驶员或者舰桥辅助要员——总之都是些专职驾驶的中层军官。其中有几个军官已经倒地,血正从他们的身体中喷涌而出,看来都已经遭了毒手!

看着这形势,方东升突然想起这管道本来会经过战备仓库的一个角落。而下边的这些人,可能就是战时来不及搭乘战机和太空飞梭的一群驾驶员了。至于被破开的管道,应该就是被战斗时的强力激光射中并切割后的结果!无论如何,现在想要通过这条管道静悄悄地到达下一个接驳点,再到达陈依云所说的那个地下仓库已经是不可能了,除非等下边的那些人都走了之后,他和陈依云再想办法从另一边的管道接口处爬过去才行!

方东升和陈依云都在为无法悄悄通过而烦恼时,下边一个海盗开始说话了:“各位高贵的‘舰队’军人们!你们也真是死心眼啊!我们的统领不是早说了‘我们只是来收一点烟花大会的表演费了吗’,还特意再多放一轮盛大的烟花之后又让你们‘不要妄图藏着任何一点东西’哦!但你们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还开火打下了我们这么多兄弟!刚才还想坐上战机和飞梭给我们再来上几下!想必你们都知道在方圆三千光秒的距离内,我们的战力占了绝对优势!你们的主力就算要来救你们,没两三天是到不了的!你们这么一打,自然就惹恼了我们的桑德斯上校了啊!这不是找死吗?!不过有时候,想死也没那么容易!所以——你们作好心理准备了吗?啊!?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在空荡的机库里回荡,远处不知因为什么燃起的大火把海盗们的影子映照着在机库的墙上,而不知哪里吹来的风拂动火焰,把投在墙上的人影照得晃动不止,衬着海盗们的猖狂笑声在空洞洞的机库里回想,就像魔鬼唱着诅咒的歌谣来到了人间。

“喂!罗老大!这些人里边可是有几条靓菜啊!反正桑德斯那老东西的那东西早就不行了!他不是要把这些人煮了喂狗!就是剁碎了作花肥!我们就不要浪费了这些好菜,对不对嘛!罗老大!嘿!嘿!嘿!”海盗中的一个小卒贱贱地说道,并用枪戳了戳躲在一旁穿着舰桥专员服装、瑟瑟发抖的一个妹子。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是自称‘安达尔星际解放阵线’吗!既然你们都是有番号的军队!应该知道虐待俘虏是要受什么惩罚的啊!我要抗议!”一个身着校级士驾驶员服的军人看些人渣的作派越来越不堪,出言阻止道。

“去你的!什么有番号的军队!?什么虐待俘虏?!”旁边一个海盗冲过来一脚把这个军人踢翻在地,还狠狠地踩上几脚:“世道早就乱了几百年!大家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你们‘阿拉尼亚舰队’运气好!躲在在这个交通便利,资源丰富的地方吃好喝好,过了几十年的好日子!可能都忘记在‘阿拉尼亚星系’外的宇宙早就已经是弱肉强食的世界!现在的世道就是哪个人的拳头大,哪个人就是规矩!就好像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现在我们的拳头就比你们大得多!所以我们现在就是规矩!谁违反了这个规矩!谁就得死!而且死得很难看!这么大一个人了!见识连我们星系的小孩子都不如!你们不死!谁死呢?!”

这时有个猴急的海盗掏出了匕首,向其中一个妹子的衣服挑过去。妹子羞怒得脸色发青!但被铐住双手的她,已经是刀俎上的鱼肉,无法反抗了!她不甘心地闭上双眼,她将不得不遭受种种非人的虐待和侮辱了……

身为女性,而且更是有“女侠”气质的陈依云,刚才已经看得睚眦欲裂,手往腰间一掏,拿出一把震动粒子短刀就要往下扑去杀个分明!

方东升见海盗足有十几人!而且都是全副武装的!心想就算陈依云再能打,这么冲下去也只是冲菜而已,赶忙一把拉住她,并摇头表示不可冒险!

陈依云狠狠地瞪了方东升一眼,但她看到方东升眼中的担忧,就要迸发的怒气瞬间降了下来,然后她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我确实太冲动了!不过你不必担心!你看!”陈依云一边说,一边脱下口罩,并在N95终端上按一下后再滑动一下,被紧身服包裹着的她竟然慢慢地变得透明,接下来整个人就在方东升眼前“不见了”,仿佛就像从空气中消失了一样。

方东升轻叫:“全息幻影技术!”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手上一松,陈依云身上那股香气已经消散在空气中!他赶紧往管道口外偷看,只见一团几乎看不到的透明幻影往下方正要施暴的海盗扑去!

这团幻影去势极快,要侮辱妹子的那海盗刀尖才刚刚碰到妹子的衣服,就只见空气中一道几不可见的振动划过——这个海盗就呆在原地不动了!

海盗头子罗老大见这个海盗不动了!就取笑道:“何老三!你是不是最近嗑药嗑多了,那里不行了啊?!怎么还没进阵地就已经软了啊!你这个软蛋如果不行了!那就起开一边!别碍着兄弟们快活!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嘿——哈!哈!哈!”

罗老大的话足够下流,惹得一旁的海盗们都吃吃贱笑起来!不过这些家伙也只多猖狂了几秒!接着下来又有一个海盗的笑声又嘎然而止!

察觉到不寻常的老罗突然大声问道:“何老三!蔡驼子!你们在搞什么鬼!怎么突然像变成木头人一样?!”

罗老大话还没说完,何老三的头已经从他的脖子上掉了下来!狂喷的鲜血洒了妹子一身!这个景象太过惊吓!吓得那个妹子尖声大叫昏了过去!几乎就是同时,第二个停下来的蔡驼子的头也掉了!这时海盗群中就像刮起了一股不知何来的阴风!风过之处!刹那间又多了两三个停住不动的海盗!

这阵“阴风”有如死神索命,海盗们还没反应过来就眼睁睁地损失了一小半!还没受到袭击的海盗们还哪敢聚在一起,都轰一声散开!

虽说海盗们因为害怕极了而乱了起来!但罗老大是那种经历过大生死的人,他在这不知就里的恶劣形势里,还是极快地作出了决断:“所有人!不要乱!三人一组背靠背站好!子弹上膛!拔刀!举盾!先护住要害!”

罗老大在海盗中很有威望,刹那间足有六个海盗一拥而上背靠背地把他围在了中间!因此他并没有成为被刺杀的第一目标!剩下有几个海盗反应慢了一点,其中有三个刚要凑到一起,就只见他们在跑动的中途停住!不动了!

这几个海盗的头还没掉下来的这刹那间!方东升见到那几不可见的幻影已经扑向了另一组刚凑到一起的海盗!陈依云这是要先把这组人少的海盗先干掉,最后才想办法干掉最后那七人大组!

陈依云的刺杀手段可说出神入化!但罗老大能做海盗头子也不是白瞎的!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人是怎么死的!但他却知道袭击者下一次刺杀的目标就是人数少的那组人!瞬间作出决断的罗老大脸现阴狠笑容,从怀内飞快掏出一个手雷一按,毫不犹豫地把这枚拉响了的手雷往那刚组好队的自己人扔了过去!同时他还猖狂大笑:“哈!哈!哈!死吧!去死吧!”

手雷用的是速爆模式,那三人组海盗才发出惊叫!手雷已经在他们头上爆炸了!

横飞的血肉和爆炸的烈焰,把一个娇小的身型给“烘托”了出来!被炸得失势的陈依云往外急飞,虽然她身上有“混魔披风”挡住了手雷最大的伤害!可借力飞身到十米开外的陈依云落地时一个踉跄后从嘴里吐出了一大蓬鲜血!看得出她已经被爆炸的暴风震出了内伤!

得手的罗老大哈哈大笑:“哈!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能把我们暴风突击队的兄弟杀了大半的人!竟然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儿!而且还是个身材靓到爆的人间尤物!虽说看不到脸!不过这么搞起来不就更爽了嘛!兄弟们!她现在已经受了重创!已经闹不出什么风浪了!我们马上拿下这个火辣的妞!把她彻底玩坏之后!再来上几刀给兄弟们报仇!”

罗老大的手下本就是人渣本渣!被罗老大这么一挑唆,更有如喝了辣椒油的狂牛,都嘿嘿贱笑着把下贱的眼光往站得颤颤危危的陈依云身上来回扫荡着,就像这个辣妹已经变成了他们口中的美食一样!

可能陈依云受的伤实在太重了,刚才还英气勃发的眼神此刻已经黯淡了很多!但她心气一点都没降下来,大怕呵斥 道:“你们这些人渣!有本事就冲老娘来啊!我已经杀了这么多渣滓!不差你们几个!”

听到陈依云虽然上气不接下来的娇斥,罗老大的嘴更贱了:“哎呦!想不到这小娘子不但身材辣!声音更是好听得很!一会玩起来的声音那就更棒了!兄弟们!一起上!谁先把这妞打倒了!我就让谁先享用她!”

这帮人渣早就按奈不住!现在又得老大“赏赐”!更是发起狂来!高举着武器一起扑向虚弱的陈依云!这让已经伤重的陈依云怎么抵挡?

在这要紧关头!一瓶东西哐啷啷地重重地砸到了地上!这么一响,让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哐啷声处看去——只见一瓶上边标示着“爆炸品”标志,像是焊接气枪般的东西落在了冲上前去六个海盗的脚边!而焊枪的喷气口上竟然点燃着一块烧得火旺旺的油布条!

六个被惊到的海盗只来得及张口,还没来得惊呼出声!又一次威力强大的爆炸在这六个海盗中间炸了开来!这焊接气枪的爆炸威力虽然比不上手雷,但也足以把这六个拥向陈依云的海盗一起送上天了!

关注微信号:yuncai680 进球迷社群,一站式服务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9693229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tarsoftonline.com/28262.html